每年的四月和五月总是跳槽的最忙季节。大家领了年终奖,兑换了股票;是时候开始新的旅程了。公司里的一个同事和好朋友最近忙着准备着自主创业。生意伙伴已经找好了,钱到位 了,办公室和实验室也租好了,哦,当然,公司的名字也早就起好了。自主创业有风险,也许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但是他绝对不是唯一跳槽的人。很多人通过换一个工作单位来推动他 们事业的前进。去年,公司里的一个资深科学家去了一家与他合作了六年的外部公司做了CEO。年轻的科学家也不甘示弱。我们项目上的一个科学家最近离开了公司,到一家竞争公司担任了管理岗位。甚至那些在高级管理岗位的人们也在流动。本地两个领先公司的部门领导最 近宣布了他们的新去向。其中一个辞去了现在的位置准备回美国,另外一个来接替这个空缺。


所有这些现象看起来和其他国家中产阶级职场没有什么不同,但在中国,白领的跳槽频率却要频繁得多。根据领英中国的调查,上海白领在一个岗位的平均停留时间是一年半(这个数 字在美国是四年多)。这意味着一个人开始一份新工作,热热身后,工作不到一年就开始寻找下一份工作了。虽然在药物研发的岗位,由于项目本身周期较长的原因,辞职跳槽的频率 要长一些,但还是比国际标准要频繁一些。在发达国家,大家感叹那种在一家公司工作三十年然后从同一家公司拿到一大笔退休金退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即使在终生工作制盛行的日 本,短期的职位也越来越流行。但是,中国的情况好像是最极端的。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终生职位已经逐渐消失了。跳槽频率加快的原因看起来是多方面的。中央最近对通过科技创新 和创业来提高生产力的大力宣传催化了我同事兼朋友下海的决定。同时,他那些帮他搞定前期资金的成功创业的朋友们也给了他很大影响。中国对高科技公司IPO监管的放松更像是火上浇油。对于跳槽的朋友来说,中国的大健康行业现在正经历很多的变化和增长。他们很容易找到一个更适合,工资更高的职位。另一方面,和国外的大公司相比 ,很多中国的公司不愿意在内部人才的发展上大力投资。相反,他们愿意花大价钱从外部请专家。这样的情况使得很多专业人士在岗位上采取“做点事情然后离开”的态度。另外,在 中国换工作的成本可能相对比美国要低一些,因为绝大多数中产阶级的工作都集中在为数不多的几个大城市里。换个工作可能只是意味着明天到原来公司对面的那栋楼里面去上班。


所有的这些意味着什么呢?中国的公司可能得在保留员工上下更大的功夫,好让决策能够得到执行。但是,快速的职位变化也许可以更好的分配社会的资源和知识,这对整体生产力的 提高绝对是一件好事。这种计算太复杂。我们还是把工作市场留给经济学家去考虑好了。对我来说,同事的离开让我有了复杂的感受。我为他们能找到更好的位置而为他们高兴,同时 也为这些强力队友的离开而感伤。

 

-------------------------------------------------------------------------------- ---

Quan Zhou has studied and worked in the pharmaceutical center of Boston and biotech center of San Diego for eight years. He moved back to China in 2014 and started his career as a drug discovery scient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