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英网的创始人Reid Hoffman和他的好伙伴,硅谷风险投资的先驱Peter Thiel这个月来到了上海。而我很幸运的参加了他们俩的一个讨论会。他们聊到在斯坦福大学的相识和早期同时作为“Paypal黑帮”成员的经历,还谈到了离开Paypal后如何追寻各自的事业:Reid创立了领英网,而Peter成功的投资了包括脸书在内的许多硅谷最有价值的公司。我被他们的创业精神以及风险投资如何能够帮助打造科技行业所深深触动。会后,我不停的问自己中国的风险投资在哪?他们又是如何运作的呢?


十年前,当我还是一个大学生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风险投资这个词。后来到了美国,偶然中听说了风险投资这回事,开始觉得资本市场和创业十分有趣。为了深入了解,还在 学校的商学院选修了几门入门课。回想起来,在离开中国去美国读研究生院的时候,中国至少还是有一个风险投资机构的,那就是中国政府。2000年左右,政府开始大力发展房地产,主动给许多私营房地产企业提供廉价的土地和运营资金。而另外一个我所知道的政府大力投资的领域就是医药和生物科技领域。十年前,中国政府 意识到继续依靠廉价劳动力和低端制造业来推动经济增长的方式不可持续。从那时起,政府开始向大学、科研机构和新建的转化研究中心大力投资,希望能够提升产业链同时开发出一 些重磅药物。这两个投资的结果好坏参半。虽然政府从早期房地产的投资中得到了成百上千倍的回报,但中国现在的经济正面临着房地产泡沫破灭的危险。另一方面,早期进入公共研 究机构的投资只产生了一大堆花哨却无产业价值的研究论文。

 

传统意义上的风险投资是高度专业的小众人群在圆桌会议上做出决策。与之相比,一个大政府作为风投来源四处投资的画面显得不是那么专业。大家也许会想,中国的私人资本风投有 没有成长的趋势,未来有没有的出路?我觉得答案是肯定的。最近,我收到了一些评估需要融资的生物科技初创公司产品和估值的请求。这些请求大多来自一些为私人投资者工作的朋 友。这些投资者大多都是早年在房地产疯长的时期大赚了一笔。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冷却,他们开始四处寻找更好的资本回报。很多这样的风险投资者正在加速进入制药和生物科技行业 。我猜这就是我为什么收到了这么多请求的原因吧。


如果说这些投资者是中国私人风险投资向国际看齐的婴儿学步,私人药企就代表了一个生物科技里较为成熟的风险投资。一个朋友最近换工作到了一家国内制药企业并且建立了产品引 进部门。这家公司是中国最大的仿制药厂之一,现在想扩大创新药的业务领域。要做创新药,就需要一个在不同研发阶段的试验药物的产品线。该公司的策略就是投资小生物制药公司 进行共同开发和购买其他公司的早期研发产品。我朋友的工作就是寻找和评估这些产品和项目,这也是他加入这家公司的原因。这家公司看起来充满雄心壮志,同时在国内和国际市场 寻找目标产品来满足他们成长需求。


如果投资能够双向进行事情就更加有趣了 - 那就是国际市场的风险资本也向中国生物科技公司投资。确实,礼来中国风投,一个礼来内部负责大中国区的风险投资部门,刚刚从国内一家在苏州的生物科技公司那花大价钱购买了 两个临床试验阶段的产品。

也许所有这些从国际视角上看来都不是那么新鲜。风险投资在美国已经是一个成熟的产业,跨国药企的内部风投在全世界内寻找好项目也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但是,如果说十年前一 个在中国最好大学里的大学生从来没有听说过风险投资,这种变化是巨大的。我对未来几十年里风险投资和创业的互相促进,共同发展感到无比兴奋。我想见证这个正在被创造的历史 。我最好别眨眼睛。

 

-------------------------------------------------------------------------------- ---

Quan Zhou has studied and worked in the pharmaceutical center of Boston and biotech center of San Diego for eight years. He moved back to China in 2014 and started his career as a drug discovery scientist.